<noframes id="hjlhl"><pre id="hjlhl"><ruby id="hjlhl"></ruby></pre>
          <track id="hjlhl"><strike id="hjlhl"><ol id="hjlhl"></ol></strike></track>

              <address id="hjlhl"><pre id="hjlhl"><span id="hjlhl"></span></pre></address>

              首頁 > 軍事觀察 > 正文

              出大事了!靠近中俄的哈薩克斯坦突然向西拐彎

              如今,托卡耶夫大張旗鼓地推行改革,雖然沒有將“我愛美國”寫在臉上,更沒有將國家利益對美國雙手奉上,某種程度上還給了哈薩克斯坦健康發展的希望。

              但對于哈薩克斯坦而言,這樣的改革卻隱藏著太多不為人知的隱患。雖然由超級總統制向議會總統制過渡并禁止總統近親屬擔任領導職務的出發點沒有問題,但通過立法限制地州領導擔任黨內職務并強化地方議會的獨立性就顯得不合時宜。

              畢竟雖然當前的哈薩克斯坦有繼往開來也就是徹底告別納扎爾巴耶夫時代的現實需要,但卻不能回避納扎爾巴耶夫遺產對哈薩克斯坦的影響。畢竟沒有納扎爾巴耶夫客觀上的大權在握,不僅哈薩克斯坦挺不過最初的經濟轉型,更不可能有后來的欣欣向榮。

              如果強勢地拋開納扎爾巴耶夫,就必然要求托卡耶夫拿出行之有效的替代方案,而很明顯,反納扎爾巴耶夫的改革是不行的。畢竟,另一個極端本就不是正確的補救之道,而且過分引入西方所謂的自由和民主,能不能維持哈薩克斯坦的繁榮暫且不論,三個玉茲的矛盾凸顯則是歷史的必然。

              而哈薩克斯坦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玉茲高于國家”的存在,所以哈薩克斯坦的再度出發,最大的隱患就是三個玉茲矛盾的加劇以及變本加厲的貌合神離。

              更可怕的是,哈薩克斯坦的轉軌,再度為美國等西方國家的無孔不入提供了可能,而這必然會引起中俄兩國的高度“關心”。

              畢竟對俄羅斯而言,包括哈薩克斯坦在內的整個中亞都是后花園,不容其他勢力染指。而對于新中國而言,哈薩克斯坦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出國首站和必經之地,更是中國西部國土安全的重要陣地。

              因此,中俄不會對哈薩克斯坦的“一路向西”坐視不理,而這是哈薩克斯坦比改革本身的成敗更可怕的危機。

              (責編:李雨)

              熱點聚焦

              西陸精選

              大家都在看

              沙特女人开放,被公侵犯漂亮人妻mp4,欧美在线精品5c5c5c

                  <noframes id="hjlhl"><pre id="hjlhl"><ruby id="hjlhl"></ruby></pre>
                      <track id="hjlhl"><strike id="hjlhl"><ol id="hjlhl"></ol></strike></track>

                          <address id="hjlhl"><pre id="hjlhl"><span id="hjlhl"></span></pre></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