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hjlhl"><pre id="hjlhl"><ruby id="hjlhl"></ruby></pre>
          <track id="hjlhl"><strike id="hjlhl"><ol id="hjlhl"></ol></strike></track>

              <address id="hjlhl"><pre id="hjlhl"><span id="hjlhl"></span></pre></address>

              首頁 > 軍事觀察 > 正文

              出大事了!靠近中俄的哈薩克斯坦突然向西拐彎

              雖然蘇聯解體后,出于甩掉經濟包袱的需要,俄羅斯義無反顧地和包括哈薩克斯坦在內的中亞五國割袍斷義,但隨著俄羅斯逐漸恢復元氣,再加上美國等西方國家圍堵俄羅斯的變本加厲,迫使俄羅斯逐漸開始謀求與中亞五國修補關系。

              畢竟,中亞不僅是沙俄帝國當年征服的地區,今日中亞五國的格局也是蘇聯為維護統治,打擊“泛伊斯蘭主義”和“泛突厥主義”而人為進行“民族識別”的遺跡。某種程度上說,包括哈薩克族在內的中亞民族都是蘇聯“人為創造”的結果,其分道揚鑣的民族和領土矛盾,無不彰顯著蘇聯的強大影響力。

              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便俄羅斯綜合國力不濟,作為蘇聯直系繼承者也很容易和中亞各國尤其是哈薩克斯坦重建兄弟情誼。

              對此納扎爾巴耶夫深表同意,但兩國彼此再也不是一個炕上的兄弟,反而是相近如賓的好鄰居。

              針對當年蘇聯為同化哈薩克斯坦將5個俄羅斯州劃入哈薩克斯坦版圖,使哈薩克斯坦國內俄羅斯族比例基本與哈薩克族持平的情況,納扎爾巴耶夫一方面出臺移民法,號召海外主要是俄羅斯境內的哈薩克族回國建設家鄉的同時,也鼓勵國內的俄羅斯族回到故土,一來一去就大大降低了俄羅斯族的占比,使哈薩克族有了更加舉足輕重的比例。

              不僅如此,納扎爾巴耶夫還在1994年將首都從東南部的阿拉木圖遷到北部的阿斯塔納,后因紀念納扎爾巴耶夫而改名為努爾蘇丹。

              對于哈薩克斯坦而言,屬于大玉茲勢力范圍的阿拉木圖因為身在水草肥美的巴爾喀什湖以東,早已是名副其實的經濟重鎮。相比之下隸屬于中玉茲的努爾蘇丹因更加靠北的緯度而環境惡劣。

              但從哈薩克斯坦的角度來看,只有這樣的“天子守國門”,才能有效壓制蠢蠢欲動的北方勢力,維護哈薩克斯坦的版圖統一。

              事實證明,納扎爾巴耶夫取得了與俄羅斯劃清界限的巨大勝利,雖然哈薩克斯坦身在俄羅斯主導的“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以及中俄倡導建立的“上海合作組織”中,但更多的是與俄羅斯平起平坐的姿態,有著強大的自主性。

              與此同時,納扎爾巴耶夫還對土耳其的“泛突厥主義聯盟”等來者不拒,對印度想要到中亞“尋根問祖”的想法大加支持,基本確保了哈薩克斯坦的左右逢源,甚至八面玲瓏。

              但事實又再度證明,強勢領導人對于哈薩克斯坦是一把名副其實的雙刃劍。

              熱點聚焦

              西陸精選

              大家都在看

              沙特女人开放,被公侵犯漂亮人妻mp4,欧美在线精品5c5c5c

                  <noframes id="hjlhl"><pre id="hjlhl"><ruby id="hjlhl"></ruby></pre>
                      <track id="hjlhl"><strike id="hjlhl"><ol id="hjlhl"></ol></strike></track>

                          <address id="hjlhl"><pre id="hjlhl"><span id="hjlhl"></span></pre></address>